【性味與歸經】辛、甘,溫。 入肺、脾、心、膀胱經。

【功效及應用】有解肌發汗,溫經散寒,通脈,化氣行水的作用。 主要用於風寒表證,但其發散之力不及麻黃;也可用於汗出惡風的表虛證,並伍以酸斂益陰的芍藥 ( 白芍 ),二者一收一散,可獲散風斂營、調和營衛之效。 還用於風濕痹阻之周身疼痛、重著麻木;氣陰兩虛之驚悸、目眩;心陽衰弱之心悸、頭眩、肢冷,蓄血,胸痹;脾腎陽虛之痰飲水濕滯留、小便不利,以及寒痰阻肺之喘咳等證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項】9~15g。 大劑量可用至 30g,溫熱病陰虛陽盛者應慎用。

【常用藥對及配伍應用】

⑴ 桂枝與麻黃

麻黃與桂枝性味相似,功用亦多相近之處,同入太陽經。 二者是常用藥對,為辛溫解表藥重劑的基礎組分。 麻黃善走衛分,能行衛氣,開腠理,以溫散寒,以辛泄閉。 桂枝通營調衛,鼓邪外出,麻桂合用,麻黃得桂枝之助,增強了發散外邪之能力;桂枝則引營分之邪外出肌表。 《傷寒論》中麻黃湯即為二藥合用之典型,用治傷寒表實證。 但應用中要適當掌握二藥之比例,以免過汗而傷陰液,或小汗而不中病。 二藥配合使用又可用治風寒濕邪客於肌膚之痹證,蓋桂枝能溫經散寒,疏通血脈;麻黃則散風寒而宣通衛氣。 二者相輔相成,使血脈通暢,氣機宣達,療效更好。

⑵ 桂枝與防己

桂枝通陽,利水濕之氣化,防己苦寒降泄,除濕利水,祛風止痛。 二者相需為用,除濕除痹之力增強,用療濕痹、水腫、腳氣。

⑶ 桂枝與丹參

桂枝益氣溫陽,丹參活血而通心脈,祛血中鬱熱而除心煩。 二者合用,通陽活血,療心陽不振、瘀血痹阻之胸痛、心悸等證。 近年研究表明,有改善迴圈功能、擴張血管的作用,有用於冠心病治療者。

⑷ 桂枝與白芍

桂枝氣薄輕升,通陽而入衛分;白芍酸收斂陰,入營而和營血。 二葯配合,既入氣分又入血分,一散一斂,相輔相成,各盡其長又相互制約,使辛散而不耗陰液,酸斂又不戀邪,從而得以表邪解而里氣和,營衛自調。 既可用於太陽中風證之表虛自汗或汗出惡風,或風濕痹痛、肩臂肢節酸痛,有可用於內傷證見氣血不和之自汗惡風。 此外還可用於中氣虛弱之胃脘痛、嘔惡、腹中時痛等證。 《傷寒論》中的桂枝湯是這一配伍的典型代表。

⑸ 桂枝與茯苓

茯苓功主利水,兼能補脾寧心。 桂枝與茯苓合用,療脾陽衰弱之水腫。 蓋桂枝得茯苓即失去發表之力而專於化氣行水;茯苓本補中土而滲利,得桂枝通陽,其除濕力更強。 二者配合,有較強的利水除濕作用,可用於水飲為患的各種病證。

⑹ 桂枝與石膏

常用於風寒表證未罷,邪鬱閉表已趨化熱,熱始入裡者。 二葯一溫一寒,以取表裡同治。 此外,此配伍還可用於風寒濕邪鬱滯經絡,久而化熱之熱痹,蓋取桂枝以疏風通絡,石膏清熱且制桂枝之熱,共奏清熱通痹之功。

⑺ 桂枝與柴胡

桂枝性散主行,能開腠理,為太陽經之主藥;柴胡和解退熱,又善解鬱,可透伏於半表半裡之邪達表而解,為透泄少陽之要葯。 二藥配合,太、少二陽並治,用於風寒表邪未解,半裡邪熱已見者。 此外,此配伍還可用於婦女鬱症閉經者。

⑻ 桂枝與川芎

二葯均善走竄,桂枝能通達四肢,溫經散寒,祛風通絡;川芎善活血祛風,行氣止痛。 二葯相配為袪風寒、溫經脈、利關節、止痹痛的常用配伍,如獨活寄生湯、三痹湯等均含有此配伍。 此外,此配伍亦有活血通瘀之作用,用於跌打損傷之瘀血作痛。 血虛之人不宜使用。

⑼ 桂枝與當歸

當歸入血分而補血,桂枝入氣分而通陽,二藥合用,使行中有補,補中有行,此配伍多用於血虛寒凝之證,以收養血通脈,溫經散寒之功。

⑽ 桂枝與牡丹皮

牡丹皮活血祛瘀,桂枝溫通經脈,二者合用,療血阻脈絡之胸脅疼痛、腹痛,以及血瘀身痛等證。

⑾ 桂枝與附子

此配伍為溫陽通脈的基本配伍,用於陽虛寒凝所致之多種病證。 由於桂枝通脈回陽之力不及肉桂,故其作用與附子肉桂配伍有所區別。

⑿ 桂枝與枳殼

桂枝通陽,能利肺肝之氣;枳殼辛散苦泄,能行氣滯而開鬱結,功偏中上二焦。 二藥合用,善走肝經,行氣而開郁,通陽而止痛,可用於肝氣鬱逆之胸脅疼痛等證。

⒀ 桂枝與白术

白术健脾,運化水濕,二藥合用,療風寒濕邪侵於肌表經絡之四肢關節疼痛,屈伸不利,濕阻中焦、脾陽虛寒之脘腹痞悶、疼痛、嘔吐下痢。

【參考內容】本品有擴張血管,促進汗腺分泌,解熱鎮痛,抗菌、抗病毒等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