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

闡述現今中西對SARS的認知,了解其治病原因、臨床症狀,西醫的治療方式及中醫的變証論治方法。

前言

SARS (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) 1-5 是世界衛生組織 ( WHO )在2003年3月15日新公布的名稱,在這之前稱為非典型肺炎。此事件開始於2003年2月26日,越南河內的一位美國商人發病,送香港治療後死亡。之後在香港、越南陸續出現非典型肺炎合併有呼吸道感染症狀的案例。SARS 是一種全新病毒所引起的非典型肺炎,其特點為發生瀰漫性肺炎及呼吸衰竭,較過去所知病毒、細菌引起的非典型肺炎症狀較為嚴重,因此取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 ( SARS )。

SARS 臨床症狀

SARS 是由冠狀病毒屬所造成可能致命的嚴重感染,冠狀病毒屬在之前被認為是造成一般感冒第二常見的致病原。潛伏期通常為2至7天,但也可能長達10天,疾病通常先以發燒為前趨症狀 ( >38℃ ),常見高溫,有時會發冷及寒顫;伴隨著其他症狀包括頭痛、倦怠及肌肉痛;有些病人發病時會產生輕微的呼吸道症狀,雖然有部份病人在發燒時會發生腹瀉,但通常並不會有皮疹及神經或腸胃道症狀。3至7天後進入下呼吸道期3,開始沒有痰的乾咳,或因呼吸困難而導致血氧過低,有10-20%的病人可能因呼吸道疾患嚴重到必須插管及使用呼吸器。目前 SARS 極可能之致死率約為 5%。

診斷標準

㈠ 症狀

根據疾病管制局所制訂的 SARS 診斷標準,判斷 SARS 必須:

⑴ 要有發燒高於38℃;

⑵ 胸部影像學上有實質化的變化;

⑶ 伴隨或不伴隨呼吸症狀 ( 如咳嗽、喘氣 );

⑷ SARS病人的直接或間接接觸史,臨床症狀 ( 表一 )。

表一 SARS病人的臨床症狀

常見的臨床症狀 少見的臨床症狀
發燒 ( 100% ) 有痰 ( 29% )
寒顫 ( 73.2% ) 喉嚨痛 ( 23.2% )
肌肉酸痛 ( 60.9% )
咳嗽 ( 57.3% )
鼻炎 ( 22.5% )
頭痛 ( 55.8% ) 噁心、嘔吐 ( 19.6% )
頭昏 ( 42.8% ) 腹瀉 ( 19.6% )

 

㈡ SARS胸部X光攝影

在發燒前驅症狀時期,甚至整個病程,胸部X光攝影都可能正常。不過在大部份的病患,呼吸道時期的特性為從早期的局部浸潤,進展到較廣泛性、斑狀、間質性浸潤,有些SARS晚期病人的胸部X光攝影可見部份區域實質化。胸部X光兩側肺浸潤情形如圖一。

圖一 兩側瀰漫間質性浸潤

SARS的西醫治療

其實並沒有統一的治療方式,但目前加拿大、香港、台灣對可能病例治療方向大約可歸納下列幾點:

⑴ 一般性治療:給予廣效性的抗生素例如 cefotaxime 和 clarithromycin (or levofloxacin ),以預防由典型或非典型細菌引起的社區性肺炎。

⑵ 抗病毒治療:給予抑制RNA virus合成的Ribavirin。

⑶ 附加治療:給予類固醇、免疫球蛋白 ( IVIG,intravenous immunoglobulin ) 以調節免疫反應。

⑷ 支持性療法:維持呼吸功能,確保病人存活之治療。

亦可依據病情的發展進程來決定不同的治療方法:

⑴ 第一期 (1~7天) 病毒複製期:抗病毒藥物。

⑵ 第二期 ( 7~14天 ) 細胞激素風暴期 ( cytokine storm ):肺部發炎、破壞,用類固醇。

⑶ 第三期 ( 14天- ) 肺纖維化期(呼吸治療):繼發細菌/真菌感染,應注意藥物副作用、免疫抑制。

SARS的中醫病因

SARS病例多兼濕 ( 病人體內兼有水氣滯留情形 ),其因有:

⑴ 嶺南地區(之前疫區廣東)之自然氣候,生活習慣。

⑵ 病毒侵犯人體多有濕的表現。

⑶ 不適當的抗生素損傷脾胃所致。

中醫的治療上,把 SARS 的臨床症候變化歸納在風溫夾濕 ( 溫症感風邪體內夾雜有濕的情形 ) 的總體內容裡。清代陳平伯「外感溫病篇」中提到【風溫為病,春月與冬季居多,或惡風或不惡風,必身熱咳嗽煩渴】,「內經」亦有云:【正氣存內,邪不可干】【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】,衛外能力 ( 泛指人體免疫力 ) 下降,風熱病邪 ( 風邪挾熱、細菌、病毒 ) 乘虛侵入機體,這些均為 SARS 的中醫病因。

SARS的中醫治療

由病機方面分成八個證型來探討:

㈠ 邪犯肺衛型 ( 病毒攻擊肺部的免疫系統 )

本証多為初起,以冬春季為多見。

⑴ 主要症狀:

衛氣受鬱阻 ( 肺部免疫系統受損 ),肺氣不宣 ( 肺功能無法正常發揮 ),發熱微惡風,咳嗽,頭身疼痛,口乾舌邊尖紅,苔薄白或微黃,脈浮數。

⑵ 治療原則:

辛涼解表,宣肺止咳。

⑶ 處方用藥:

銀翹散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兼濕者 – 藿香、茯苓;熱盛者 – 石膏、黃芩、魚腥草;痰黃稠 – 浙貝母、栝樓殼、桑白皮;乾咳 – 百部、蟬蛻、白殭蠶、芒果核;咽喉腫痛 – 嵐梅根、火炭母、桔梗。

㈡ 邪阻少陽型 ( 病毒阻礙少陽經脈的運行 )

⑴ 主要症狀:

表不解而邪熱入裡 ( 造成呼吸道感染的表症尚未緩解,病毒又侵犯到少陽經脈為主的臟器 ),內蘊濕熱,寒熱似瘧 ( 忽寒忽熱似瘧疾發作 ),胸痞心煩 ( 胸口滿悶不舒服,心情煩躁 ),胸腹灼熱不盛,苔白而膩,舌稍紅脈弦數。

⑵ 治療原則:

和解少陽 ( 調和緩解少陽經脈的臟器 ),分消濕熱。

⑶ 處方用藥:

蒿芩清膽湯和碧玉散 ( 組成:滑石、甘草、青黛 )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往來寒熱 – 柴胡、大青葉、貫眾;氣促 – 亭藶子、桑白皮、海浮石;頭痛 – 蒼耳子、鉤藤、羌活;胸痛 – 薑黃、桃仁、絲瓜絡;關節酸痛 – 茯苓皮、海楓藤、絡石藤。

㈢ 邪在半表半裡濕濁偏盛型 ( 病毒侵犯在半表半裡位置的少陽經但濕氣氾濫較為嚴重 )

⑴ 主要症狀:

狀熱不退 ( 發燒至39℃不退 ),熱不為汗衰 ( 汗出了燒還是不退 ),脘痞腹脹 ( 胸口悶腹部腫脹 ),身痛肢體沈重,脘漲嘔噁 ( 胸腹悶脹噁心嘔吐 ) 舌紅苔白厚膩而濁,或白如積粉,脈濡緩。

⑵ 治療原則:

舒利透達。

⑶ 處方用藥:

達原飲 ( 組成:檳榔、厚朴、草果、白芍、知母、黃芩、甘草 )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嘔噁 – 法半夏、藿香;身重酸痛- 蒼朮、羌活;往來寒熱,熱較高 ( >38℃ ) – 柴胡、青蒿。

㈣ 邪熱壅肺型 ( 病毒侵犯造成肺熱痰多到壅塞 )

⑴ 主要症狀:

風熱夾濕不明顯,病程迅速進入氣分,肺失宣降,肺熱灼津為痰 ( 熱傷肺津煉液成痰 ),痰熱交阻 ( 痰與熱結合壅阻肺絡 ),高熱,不惡寒反惡熱,咳痰黃稠,或帶血絲,舌紅苔黃,脈洪大或滑數。

⑵ 治療原則:

解毒清熱,宣肺化痰。

⑶ 處方用藥:

麻杏石甘湯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胸痛 – 鬱金、桃仁;咳血 – 白茅根、側柏葉、仙鶴草;汗多煩渴 – 天花粉、知母;大便秘結 – 大黃。

㈤ 肺熱移腸型

⑴ 主要症狀:

身熱咳嗽口渴,下利黃臭 ( 小便偏黃大便腥臭 ),肛門灼熱,腹部硬痛,苔黃脈數。

⑵ 治療原則:

清熱止痢。

⑶ 處方用藥:

葛根芩連湯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腹痛 – 白頭翁、火炭母;嘔噁 -藿香、竹茹。

㈥ 熱入營血型

⑴ 主要症狀:

高熱咳嗽,身熱夜盛 ( 半夜常發燒 ),煩躁不安或神昏譫語 ( 頭昏腦脹胡言亂語 ) 或昏憒不語 ( 失去意識不能言語 ),口唇發紫面色白,或衄血 ( 瘀血 ) 齒齦出血,舌紅降苔少脈細數。

⑵ 治療原則:

清營瀉熱 ( 清除營脈熱毒 ),清心開竅。

⑶處方用藥:

清營湯 ( 組成:水牛角、生地、玄參、竹葉心、麥門冬、丹參、黃連、金銀花、連翹 )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痰延壅盛 – 栝樓殼、浙貝母;大便秘結 – 大黃、玄明粉;高熱神昏 – 紫雪丹、安宮牛黃丸。

㈦ 正氣虛脫型

⑴主要症狀:

體溫驟降,血壓下降,顏面蒼白,大汗淋漓,四肢厥冷 ( 四肢無力手腳冰冷 ),神昏不語,呼吸急促喉間痰鳴,舌質黯淡脈微欲絕。

⑵ 治療原則:

益氣固脫 ( 補益陽氣穩固正氣的耗損 ),回陽救逆 ( 回復陽氣搶救亡逆 )。

⑶ 處方用藥:

參附龍牡救逆湯合生脈散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高麗參、龍骨、炮附子、麥門冬、五味子、天竺黃、龍骨、牡蠣。

㈧ 後期傷陰型

⑴ 主要症狀:

低熱,午後潮熱,手足心熱,咳嗽氣促痰少而黏,唇乾口渴欲飲,動則汗出。

⑵ 治療原則:

養陰益氣,清肺化痰。

⑶ 處方用藥:

沙參麥冬湯,可依症狀加減單方藥例如:低熱 ( 36.5-38℃ ) 不退 – 銀柴胡、白薇、地骨皮;汗多 – 黃耆、太子參、浮小麥;納呆 – 雞內金、山楂、穀芽、麥芽;乾咳少痰 – 款冬花、百部、芒果核。

結語

科學界快速的發現,以及國際間溝通的速度及效率因此使我們能安然度過 SARS 的危機,雖然流行性感冒病毒已有有效的疫苗,但尚無有效預防 SARS 的特效藥,每年的感染率及相關死亡率仍居高不下。假如 SARS 傳播模式與流行性感冒病毒相同。而且沒有疫苗、預防及治療藥物。則疫情的控制將非常困難,所有的醫療人員應對 SARS 相關表徵提高警覺,面對 SARS 疑似病例時遵循 WHO 及 CDC 的建議,採取適當做法並且隨時上網瞭解新的資訊,才能真正“防煞於未然”。

( 高雄長庚紀念醫院藥劑部中藥組藥師 薛靖平 / 高雄長庚紀念醫院藥劑科藥師 陳芳婷、李炳鈺 / 林口長庚紀念醫院中醫藥劑部藥師 楊榮季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