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組成】柴胡半斤 ( 24g )、黃芩三兩 ( 9g )、人參三兩 ( 9g )、甘草炙,三兩 ( 9g )、半夏洗,半升 ( 9g )、生薑切,三兩 ( 9g )、大棗擘,十二枚 ( 4 枚 )。

【用法】上七味,以水一鬥二升,煮取六升,去滓,再煎,取三升,溫服一升,日三服 ( 現代用法:水煎服 )。

【功用】和解少陽。

【主治】

⑴ 傷寒少陽證。 往來寒熱,胸脅苦滿,默默不欲飲食,心煩喜嘔,口苦,咽干,目眩,舌苔薄白,脈弦。

⑵ 婦人中風,熱入血室。 經水適斷,寒熱發作有時。

⑶ 瘧疾、黃疸等病而見少陽證者。

【證治機理】少陽經脈循胸布脅,位於太陽、陽明表裡之間。 傷寒邪犯少陽,病在半表半裡,邪正相爭,邪勝欲入裡並於陽,正勝欲拒邪出於表,故往來寒熱;邪在少陽,經氣不利,鬱而化熱,膽火上炎,而致胸脅苦滿、心煩、口苦、咽乾、目眩;膽熱犯胃,胃失和降,胃氣上逆,故默默不欲飲食而喜嘔。 若婦人經期,感受風邪,邪熱內傳,熱與血結,血熱瘀滯,疏洩失常,故經水不當斷而斷、寒熱發作有時。 邪在表者,當從汗解;邪入裡者,則當吐下。 今邪既不在表,又不在裡,而在表裡之間,則非汗、吐、下所宜,故唯宜和解之法。

【方解】方中柴胡苦平,入肝膽經,透洩少陽之邪,並能疏洩氣機之鬱滯,使少陽之邪得以疏散,為君藥。 黃芩苦寒,清洩少陽之熱,為臣藥。 柴胡、黃芩相配伍,一散一清,恰入少陽,以解少陽之邪。 膽氣犯胃,胃失和降,佐以半夏、生薑和胃降逆止嘔。 邪從太陽傳入少陽,緣於正氣本虛,故又佐以人參、大棗益氣補脾,一者取其扶正以祛邪,一者取其益氣以禦邪內傳,扶正氣旺盛,則邪無內向之機;參、棗與夏、薑相伍,以力中州氣機之升降。 炙甘草助參、棗扶正,且能調和諸藥,用為佐使藥。 諸藥合用,以和解少陽為主,兼和胃氣,使邪氣得解,樞機得利,則諸證自除。

【配伍特點】透散清泄以和解,升清降濁兼扶正。

【運用】本方為治療少陽病證之基礎方,又是和解少陽法之代表方。 以往來寒熱病,胸脅苦滿,默默不欲飲食,心煩喜嘔,口苦,咽乾,目眩,苔白,脈弦為辨證要點。 原方 ” 去滓再煎 “,使湯液之量更少,藥性更為醇和。 小柴胡湯為和解劑,服藥后或不經汗出而病解,或見汗而愈。 《傷寒論》云:” 上焦得通,津液得下,胃氣因和,身濈然汗出而解。” 若少陽病證經誤治損傷正氣,或患者正氣不足,服用本方後,可見先寒戰後發熱而汗出之 ” 戰汗 “,屬正氣來復,祛邪外出之征。 若胸中煩而不嘔,為熱聚於胸,去半夏、人參,加瓜蒌清熱理氣寬胸; 渴者,是熱傷津液,去半夏,加天花粉止渴生津; 腹中痛,是木來乘土,宜去黃芩,加芍藥柔木緩急止痛;脅下痞硬,是瘀滯痰凝,去大棗,加牡蠣軟堅散結;心下悸,小便不利,是水氣凌心,宜去黃芩,加茯苓利水寧心;不渴,外有微熱,是表邪仍在,宜去人參,加桂枝疏風解表;咳者,是素有肺寒留飲,宜去人參、大棗、生薑,加五味子、乾薑溫肺止咳。

【附方】

⑴ 柴胡桂枝乾薑湯 (《傷寒論》)

柴胡半斤 ( 24g )、桂枝去皮,三兩 ( 9g )、乾薑二兩 ( 6g )、栝樓根四兩 ( 12g )、黃芩三兩 ( 9g )、牡蠣熬,二兩 ( 6g )、甘草炙,二兩 ( 6g ),上七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去滓,再煎,取三升,溫服一升,日三服。 初服微煩,復服,汗出便癒。

功用:和解少陽,溫化水飲。

主治:傷寒,胸脅滿微結,小便不利,渴而不嘔,但頭出汗,往來寒熱,心煩;亦治瘧疾寒多微有熱,或但寒不熱。

⑵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(《傷寒論》)

柴胡四兩 ( 12g )、龍骨、牡蠣熬,生薑切、人參、桂枝去皮、茯苓各一兩半 ( 各 4.5g ),半夏洗,二合半 ( 9g )、黃芩一兩 ( 3g )、鉛丹一 兩半 ( 1g )、大黃二兩 ( 6g )、大棗擘,六枚 ( 2 枚 ),上十二味,以水八升,煮取四升,內大黃,切如棋子,更煮一二沸,去滓,溫服一升。

功用:和解少陽,通陽瀉熱,重鎮安神。

主治:傷寒少陽兼痰熱擾心證。 症見胸滿煩驚,小便不利,谵語,一身盡重,不可轉側。

【鑒別】小柴胡湯、柴胡桂枝乾薑湯、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均能和解少陽,主治往來寒熱者,皆以柴胡為君,黃芩為臣。 但小柴胡湯乃傷寒邪入少陽之主方,為和解少陽法之代表方劑,主治少陽證邪在半表半裡者;柴胡桂枝乾薑湯證兼內有寒飲,故佐以桂枝、乾薑溫陽化飲,口渴加天花粉生津止渴,胸脅滿微結加牡蠣軟堅散結;柴胡加龍骨牡蠣湯證兼有痰熱,且見谵語,故佐以大黃瀉熱,小便不利加茯苓利水而化痰,心煩驚恐加鉛丹、龍骨、牡蠣鎮心安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