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組成】甘草炙、枳實破,水漬,炙乾、柴胡、芍藥各十分 ( 各 6g )。

【用法】上四味,各十分,搗篩,白飲和,服方寸匕,日三服 ( 現代用法:水煎服 )。

【功用】透邪解鬱,疏肝理脾。

【主治】

⑴ 陽鬱厥逆證。 手足不溫,或腹痛,或泄利下重,脈弦。

⑵ 肝脾不和證。 脅肋脹痛,脘腹疼痛,脈弦。

【證治機理】四逆者,乃手足不溫也。 其證緣於外邪傳經入里,氣機為之鬱遏,不得疏泄,導致陽氣內鬱,不能達於四末,而見手足不溫。 此 ” 四逆 ” 與陽衰陰盛的四肢厥逆有本質區別。 正如李中梓云:” 此證雖云四逆,必不甚冷,或指頭微溫,或脈不沉微,乃陰中涵陽之證,唯氣不宣通,是為逆冷。 ” (《傷寒括要》) 肝氣鬱結,疏洩失常,木來乘土,故見脘腹疼痛,或見泄利下重等症。 脈弦亦主肝鬱。 故治宜透邪解鬱,調暢氣機為法。

【方解】方中柴胡入肝膽經,升發陽氣,疏肝解鬱,透邪外出,為君藥。 白芍斂陰,養血柔肝,為臣藥,與柴胡合用,以補養肝血,條達肝氣,可使柴胡升散而無耗傷陰血之弊;且二者恰適肝體陰用陽之性,為疏肝法之基本配伍。 佐以枳實理氣解鬱,泄熱破結,與柴胡為伍,一升一降,增舒暢氣機之功,並奏升清降濁之效;與白芍相配,又能理氣和血,使氣血調和。 甘草調和諸葯,益脾和中。 四藥配伍,共奏透邪解鬱、疏肝理脾之效,使邪去鬱解,氣血調暢,清陽得伸,四逆自癒。 原方用白飲 ( 米湯 ) 和服,亦取中氣和則陰陽之氣自相順接之意。

【配伍特點】疏柔相合,以適肝性;升降同用,肝脾並調。

【運用】本方原治陽鬱厥逆之證,後世拓展用作疏肝理脾之基礎方。 以手足不溫,或脅肋、脘腹疼痛,脈弦為辨證要點。 原書載:” 咳者,加五味子、乾薑各五分,並主下利;悸者,加桂枝五分;小便不利者,加茯苓五分;腹中痛者,加附子一枚,炮令坼;洩利下重者,先以水五升,煮薤白三升,煮取三升,去滓,以散三方寸匕內湯中,煮取一升半,分溫再服。 ” 可資臨證參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