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組成】甘草微炙赤,半兩 ( 4.5g )、當歸去苗,锉,微炒、茯苓去皮,白者、芍藥白者、白术、柴胡去苗,各一兩 ( 各 9g )。

【用法】上為粗末,每服二錢 ( 6g ),水一大盞,燒生薑一塊切破,薄荷少許,同煎至七分,去渣熱服,不拘時候 ( 現代用法:加生薑 3 片,薄荷 6g,水煎服;丸劑,每服 6~9g,日服 2 次 )。

【功用】疏肝解鬱,養血健脾。

【主治】肝鬱血虛脾弱證。 兩脅作痛,頭痛目眩,口燥咽乾,神疲食少,或往來寒熱,或月經不調,乳房脹痛,脈弦而虛。

【證治機理】肝性喜條達,惡抑鬱,為藏血之臟,體陰而用陽。 若情志不暢,肝木不能條達,則肝體失於柔和,以致肝鬱血虛,則兩脅作痛、頭痛目眩;鬱而化火,故口燥咽乾;肝木為病,易於傳脾,脾胃虛弱,故神疲食少;脾為營之本,胃胃衛之源,脾胃虛弱則營衛受損,不能調和而致往來寒熱;肝藏血,主疏洩,肝鬱血虛脾弱,則見婦女月經不調、乳房脹痛。 治宜疏肝解鬱,養血健脾。

【方解】方中柴胡疏肝解鬱,使肝鬱得以條達,為君藥。 當歸甘辛苦溫,養血和血,且其味辛散,乃血中氣藥;白芍酸苦微寒,養血斂陰,柔肝緩急;歸、芍與柴胡同用,補肝體而助肝用,使血和則肝和,血充則肝柔,共為臣藥。 木鬱則土衰,肝病易傳脾,故以白术、茯苓、甘草健脾益氣,非但實土以禦木乘,且使營血生化有源,共為佐藥。 用法中加薄荷少許,疏散鬱遏之氣,透達肝經鬱熱;燒生薑降逆和中,且能辛散達鬱,亦為佐藥。 柴胡引藥入肝,甘草調和藥性,二者兼使藥之用。 全方深合《素問.臟氣法時論》 ” 肝苦急,急食甘以緩之 ….. 脾欲緩,急食甘以緩之 ….. 肝欲散,急食辛以散之 ” 之旨,可使肝鬱得疏,血虛得養,脾弱得復,氣血兼顧,肝脾同調,立法周全,組方嚴謹,故為調肝養血健脾之名方。

【配伍特點】疏柔合法,肝脾同調,氣血兼顧。

【運用】本方為治療肝鬱血虛脾弱證之基礎方,亦為婦科調經之常用方。 以兩脅作痛,神疲食少,月經不調,脈弦而虛為辨證要點。 原方以疏肝為主,君以柴胡,臣佐養血、健脾之品。 臨證使用本方時,宜視病機之主次酌定君葯。 若以血虛為主者,君以當歸、白芍,臣佐健脾、疏肝之品; 脾氣虛為著者,君以白术,臣以茯苓,佐以疏肝、養血之品;脾虛濕盛者,君以茯苓,臣以白术,佐以疏肝、養血之品。 臨證執此一方,圓機活法,方效無窮,乃窺 ” 方之精,變也 ” 之一斑。

【附方】

⑴ 加味逍遙散 (《內科摘要》)

當歸、芍藥、茯苓、白术炒、柴胡各一錢 ( 各 3g ),牡丹皮、山梔炒、甘草炙,各五分 ( 各 1.5g ),水煎服。

功用:養血健脾,疏肝清熱。

主治:肝鬱血虛內熱證。 症見煩躁易怒,或自汗盜汗,或頭痛目澀,或頰赤口乾,或月經不調,少腹脹痛,或經期吐衄,舌紅苔薄黃,脈弦虛數。

⑵ 黑逍遙散 (《醫略六書》)

即逍遙散加生地或熟地 ( 6g )。

功用:疏肝健脾,養血調經。

主治:肝脾血虛,臨經腹痛,脈弦虛。

⑶ 當歸芍藥散 (《金匮要略》)

當歸三兩 ( 9g )、芍藥一斤 ( 48g )、茯苓四兩 ( 12g )、白术四兩 ( 12g )、澤瀉半斤 ( 24g )、川芎半斤,一作三兩 ( 24g ) 上六味,杵為散,取方寸匕,酒和,日三服。

功用:養肝和血,健脾祛濕。

主治:肝脾兩虛,血瘀濕滯證。 症見腹中拘急,綿綿作痛,或脘脅疼痛,頭目眩暈,食少神疲,或下肢浮腫,小便不利,舌淡苔白,脈細弦或濡緩。

【鑒別】加味逍遙散與黑逍遙散均由逍遙散加味而成,皆可治療肝鬱血虛脾弱之證。 加味逍遙散是在逍遙散的基礎上加牡丹皮、梔子,故又名丹梔逍遙散、八味逍遙散。 肝鬱血虛日久,則生熱化火,故加丹皮以清血中之伏火,加炒山梔清肝熱、瀉火除煩,並導熱下行。 加味逍遙散臨床多用於肝鬱血虛有熱所致的月經不調、經量過多、日久不止,以及經期吐衄等。 黑逍遙散是在逍遙散的基礎上加地黃,治逍遙散證而血虛較甚者。 若血虛而有內熱者,宜加生地黃;血虛無熱象者,應加熟地黃。 當歸芍藥散與四逆散乃仲景調和肝脾之祖方,兩方相合,去利水之澤瀉,活血之川芎,行氣之枳實,即為逍遙散,主治肝鬱血虛脾弱之證。 但當歸芍藥散無柴胡,疏散之力銳減,而重用芍藥柔肝養血止痛,取川芎既助芍藥調肝之氣,又助當歸以行血,入澤瀉以助茯苓利水,存白术意在健脾,遂主治之證當為脾虛血虛而木郁兼有水濕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