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味與歸經】辛、甘、微溫。 入肺、肝、脾、膀胱經。

【功效及應用】有散寒解表,勝濕止痛,祛風止痙,止癢的作用。 主要用於外感風寒證及寒邪鬱閉、內熱鬱結之表寒裡熱症;風濕痹症,歷節風;風邪克於皮膚之風疹、癮疹、瘡瘍;風邪克於胃腸之腹痛、腸鳴、泄瀉;風邪上犯之偏正頭風;小兒急驚之手足搐搦;破傷風;風傷血絡之腸風下血等症。 此外,尚有解烏頭、附子毒性的作用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項】6~15g,大劑量可用至 30g。 防風祛風主要是祛外風,凡血虛發痙、陽虛自汗 ( 本品與黃芪伍用可增強其收汗固表的作用,不在此例 )、脾虛泄瀉、慢驚風者應慎用;肝陽上亢之頭暈頭痛者不宜用。

【常用藥對及配伍應用】

⑴ 防風與荊芥

二者均屬辛溫解表、祛風散寒之品,防風為風藥中之潤劑,能疏風勝濕,升陽而鼓舞脾氣,但發汗之力不及荊芥;荊芥性亦平和,氣質輕揚,既可散風寒,又可散風熱。 二藥合用,解表之力增強,為四時外感風寒之通劑,亦為解表劑中常用藥對之一。 其代表方劑為荊防解表湯、荊防敗毒散等。 既可奏麻桂發表之效,又無麻桂燥烈之弊,為時人所喜用。 即使發熱表證,如酌配辛涼之薄荷、菊花、連翹之屬,亦可放心使用。 又因二葯同具升陽之功,可祛陽中之風氣,故可用於治療表邪陷裡之瀉痢 ( 與解毒行滯之品配合使用 )。 這一葯對又為祛風止癢之方劑的基礎,可用於風疹、皮膚搔癢等症,常與蛇床子、土茯苓、蟬蜕等配合使用。 此外,二葯炒炭,均有止血的作用,且止血而不留瘀,兼能疏理氣機,對產後失血、婦人崩漏,以及腸風下血等症有較好的療效。

⑵ 防風與羌活

二者性味相近,合用可共奏祛風散寒,勝濕止痛之功,用於外感風寒濕邪之發熱頭痛身痛,風濕痹痛等證。 亦可另加白芷,療風濕頭痛、眉棱骨痛。 另加紫蘇,療外感風寒之發熱頭痛身痛,鼻流清涕者。

⑶ 防風與天麻

防風散寒止痛、止痙,為風藥之潤劑;天麻甘平,性偏潤補,養液祛風而止痛、定驚;二藥合用,祛風定痛作用增強,用於風濕痹痛、肢體麻木效果較好,尤適於體質素虛之人。 此配伍又用於治療肝風內動或外邪化火之驚抽等證。

⑷ 防風與白芷

二藥合用,祛風止痛效果增強,治療風寒侵襲陽明之偏正頭痛難忍,及惡風等證。

⑸ 防風與菊花

防風解表祛邪之力猶勝菊花,菊花清熱又制防風之溫,配合使用,防風解表以助菊花之疏散風熱,二者相輔相成。 用於風熱初起之表證,發熱較輕,頭痛目赤者;此外,此配伍尚可用於乾眼病之兩目乾燥昏花、夜盲。

⑹ 防風與南星

南星辛散,善通經絡,滌痰活絡而止痙,二藥合用,祛風止痙之力增強,可用於風痰壅滯經絡之四肢疼痛、麻木、拘攣;並可試用或佐治破傷風。

⑺ 防風與黃芪

黃芪益肺氣、和營衛、實腠理,收汗固表,黃芪得防風其固表之力增強 ( 如玉屏風散 ),用療表虛腠理不密之自汗盜汗,以及衛氣不固之易於感冒等症。

⑻ 防風與秦艽

能祛風除濕,活絡止痛,且無疏散辛燥之偏,用於熱痹及風寒濕痹關節疼痛之體弱血虛者。

⑼ 防風與蒼术

蒼术最能燥濕,二藥配合,可奏散風除濕健脾之功,用於風濕痹痛,以及脾濕復受風寒而致腹痛水瀉者。

⑽ 防風與白术

有舒肝理脾之功,並療脾氣素虛之人外感。

⑾ 防風與川芎

能祛風活血止痛,用於外感之頭痛、身痛等證。

⑿ 防風與半夏

半夏燥濕祛痰,防風祛風勝濕,且能制半夏毒,二者藥合用,療痰濕中阻、風痰上壅之眩暈、風濕性頭痛、肢體疼痛等證。

【參考內容】本品有解熱作用。 對痢疾桿菌、枯草桿菌、流行感冒病毒等有抑制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