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味與歸經】甘、辛、微寒。 入脾、胃、肺、大腸經。

【功效及應用】有升提脾胃清陽,泄陽明胃火,疏散風熱,透疹解毒的作用。 主要用於外感溫寒疫毒、惡寒發熱而現斑疹,痘疹或麻疹初起透發不暢,風熱頭痛及陽明胃火所致之頭痛、牙痛、口舌生瘡、咽喉腫痛;中氣不足、氣虛下陷之久瀉脫肛,子宮脫垂;熱毒瘡腫;本品炒炭又有收斂止血作用,可用於氣虛崩漏脾虛更血等症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項】3~10g。 肝陽上亢、真陰虧損,陽浮於上。 喘滿氣逆者,以及斑疹已透者不宜用。

【常用藥對及配伍應用】

⑴ 升麻與石膏

二葯同入陽明胃經,升麻以引陽明清氣上行而洩陽明胃火,石膏則專洩陽明實熱,二藥合用,石膏得升麻之引上達頭面,而專清頭面之陽明實熱火毒,用於 胃火上炎之口舌生瘡、牙齦腫痛、齒痛等症,如清胃散;此外,二者合用尚可增強清熱透疹之功,療陽明氣分熱毒所致之斑疹,或雖無斑疹而裡熱不解者。

⑵ 升麻與牛蒡子

用於疹毒熱盛、疹出不暢者。

⑶ 升麻與生地黃

生地黃甘寒,清熱涼血,二藥合用,升麻可引生地入肺、胃二經,專清肺胃之熱而涼血止血,療肺胃熱盛,迫血妄行之吐血衄血等證。

⑷ 升麻與黃蓮

升麻性升浮,又為脾胃引經要葯;黃蓮性沉降,最能清熱解毒;黃蓮得升麻之升引,善清頭面以及脾熱邪,而療口舌生瘡、咽喉腫痛、喉痹、喉蛾等症。

⑸ 升麻與人參

人參大補心脾肺氣,但升舉之力不足,合用升麻,可彌補此憾,用於脾胃氣弱、中氣下陷之食少便溏,倦怠乏力,久痢脫肛、子宮下垂等症。

⑹ 升麻與黃芪

二藥合用,升麻助黃芪升舉之力,使脾胃清陽之氣上升,濁陰之氣下降。 共奏培中舉陷之功,用於脾胃虛弱、中氣不足、清氣下陷之短氣乏力、便溏久利、子宮脫垂、崩漏等證。

⑺ 升麻與柴胡

柴胡升麻是臨床上常用藥對之一。 二者皆有升陽舉陷的作用,但柴胡是宣發半表半裡之少陽,而疏解肝膽之鬱遏,以升少陽清氣為主;升麻是宣發肌肉腠理,以升舉脾胃陽明之清氣為主。 二藥合用,柴胡輔助升麻,使其提升之力更強。 臨床上可根據不同情況再輔以益氣補中藥物或益氣健脾藥物 ( 如人參、黃芪、白术、甘草等 ),用治中氣下陷之脫肛、胃下垂、子宮脫垂、崩中帶下、洩利等症,能收到較好效果。 此外,柴胡又善清虛熱,與升麻合用,可升陽散火,其清熱解肌之功效相應增強,用療脾胃虛熱之口苦咽幹,煩熱不安等,如與疏風解表、清熱解毒藥物配合,對外感風熱,邪鬱肌腠,頭痛咽腫,久熱不退等症,效果亦較好。

⑻ 升麻與葛根

二者合用,共奏解肌透疹之功,為治療麻疹發而不暢的常用配伍 ( 如升麻葛根湯 );由於葛根能鼓舞胃氣上行,解肌表之熱,升麻輕清升散,宣透表邪,此配伍亦可治療外感風熱,胃陰受傷,口渴引飲,氣虛發熱等症。 此外,二葯皆有升提中氣的作用,合用,可用於治療脾胃虛弱、濕盛、氣虛下陷之泄瀉 ( 常加白术、羌活等 ),以及婦女帶下等證。

⑼ 升麻與白芷

二者皆善止陽明頭痛,相互配合,清胃火、散風熱而止痛效果增強,療陽明頭痛以前額痛甚者以及齒痛。 此外,白芷升散除濕,善治婦女寒濕帶下,升麻善升陽舉陷,這一配伍又可用於婦女中氣下陷,濕滯下焦之白帶多者。

【參考內容】本品有解熱、發汗、鎮靜和降血壓作用;對妊娠子宮有抑製作用,對未孕子宮有興奮作用;對結核杆菌及某些皮膚真菌有抑製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