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味與歸經】苦,寒。 入心、肺、膽、胃、大腸經。

【功效及應用】有清熱燥濕,瀉火解毒,涼血明目的作用。 長於瀉心經之火,可用於治療心火旺之心煩不眠,及溫熱病之壯熱神昏、心煩、口渴;還用於濕熱所致之痢疾、裡急後重;熱毒瘡癰、濕疹、口舌生瘡、暴發火眼等症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項】1~5g。 陰虛煩熱、脾虛泄瀉者應慎用。

【常用藥對及配伍應用】

⑴ 黃蓮與吳茱萸

二葯一寒一熱,相互配合屬溫清並施,吳茱萸溫胃暖肝,開鬱散結,降寒濁之上逆;黃蓮與之合用,既可瀉肝降逆、和胃制酸,又能清火調氣散結,而用於肝火偏旺、肝胃不和之吞酸嗳腐、泄利,胸脅作痛等證。

⑵ 黃蓮與大黃

療火熱亢盛諸症,以及邪熱內迫,大便熱結,血熱妄行諸證。

⑶ 黃蓮與犀角 ( 或代用品 )

黃蓮清熱解毒主要在氣分,犀角清熱實為涼血。 二藥合用,可去氣分血分內外一切熱邪,而療溫病高熱神昏、發斑吐衄等症。

⑷ 黃蓮與枳殼

黃蓮瀉心胃之熱,枳殼破滯氣而除痞,二者合用,療熱邪結滯胃脘,心下痞滿,腹痛腹脹等證。

⑸ 黃蓮與木香

木香能理三焦之氣,辛散苦降,芳香燥濕,尤善導胃腸之氣滯,二藥合用,共奏清熱燥濕、行氣導滯之功,多用於胃腸濕熱積滯之痢疾,如香蓮化滯丸。

⑹ 黃蓮與藿香

藿香有解暑、和胃化濕、理氣止嘔之功,尤善治脾胃濕濁吐逆;二藥合用用於暑溫病或濕熱滯於脾胃之噁心嘔吐、胸腹痞悶、以及濕滯胃腸之下痢膿血等證。

⑺ 黃蓮與木瓜

療夏日霍亂吐瀉,及濕阻中焦之消化不良。

⑻ 黃蓮與烏梅

療濕熱下痢,有泄不傷正、斂不滯邪之特點,如烏梅丸;亦可用於慢性胃炎、胃酸缺乏症的輔助治療;以及膽蛔症之胸中煩熱、不安等虛火上擾諸證。

⑼ 黃蓮與厚朴

厚朴燥濕散結,消痰下氣,二藥合用,治療濕熱阻於中焦之胸脘痞悶、嘔吐下痢等證。

⑽ 黃蓮與秦皮

黃蓮瀉熱清肝,秦皮燥濕止痢,又瀉肝熱,二藥合用,療肝熱之目赤腫痛及濕熱滯於腸胃痢疾。

⑾ 黃蓮與阿膠

黃蓮瀉心火而除煩熱,阿膠滋腎水而補心血,二者合用相輔相成,使水火既濟,奏滋陰清熱、寧心安眠之功,用於溫熱病大熱傷營、熱邪傷陰、陰虛火旺所致之心神不寧、心煩不眠、骨蒸潮熱,陰虛陽亢之眩暈等症 ( 如黃蓮阿膠湯 )。 此外,二者合用,還有堅陰止痢的作用,療熱毒蘊結腸中損傷血絡之下痢膿血等證。

⑿ 黃蓮與半夏

有瀉熱和胃、降逆消痞、開胸滌痰之功,為調胃腸、理氣機、和陰陽的基本配伍,可用於痰熱互結或濕阻中焦、氣機失暢之胸腹悶脹、心下痞滿、嘔吐呃逆,或咳嗽喘滿、多痰、兩脅脹痛等證。

⒀ 黃蓮與龍骨

療濕熱下痢。

⒁ 黃蓮與肉桂

有補命門、瀉心火、交通心腎的作用,療心腎不交之心煩不寐、多夢、心悸怔忡;以及脾虛濕蘊、胃腸熱滯之瀉痢等證。

⒂ 黃蓮與乾薑

多用於寒熱錯雜,互結心下之胃脘脹痛、吞酸嘈雜。 腹痛腸鳴等症,現有用於潰瘍病治療者。

⒃ 黃蓮與側伯葉

療膀胱有熱之尿血。

⒄ 黃蓮與槐花

療濕熱侵襲大腸,傷及脈絡之便血、痔瘡出血。

【參考內容】本品有利膽,擴張小血管,降低血壓的作用,並能增強白血球的吞噬能力,其抑菌作用與黃芩相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