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味與歸經】辛,甘,大熱;有毒。 入心、腎、脾經為主,並通十二經。

【功效及應用】有暖腎助陽,回陽救逆,逐寒濕、止疼痛的作用。 主要用於陰寒內盛、陽氣衰微,或大吐、大瀉、大汗之後四肢厥冷,面色蒼灰,冷汗淋漓,脈微欲絕之亡陽及微陽浮越之證;脾腎陽虛之腰酸膝軟,肢冷畏寒,脘腹疼痛,食穀不化,大便溏泄,小便清長等陽虛陰寒證;寒濕內侵,營衛澀滯之手足不溫,肢節冷痛之風寒痹證;下元虛冷、命門火衰之少腹冷痛,陽痿滑精等證。

由於附子有旺盛新陳代謝、興奮全身各臟器的功能,臨床應用十分廣泛。 小量附子與多種藥物配合,有增強該藥物療效的作用,諸如與白術合用,可增強其健脾作用;與杏仁合用,可增強其止咳作用等等,不一一列舉。

烏頭、附子、天雄三藥,乃同一植物之根的不同藥用部分,功效相似。 但烏頭更長於除濕寒而通痹;天雄則介於烏頭附子之間,既善除風寒濕邪,又能益火助陽,常用治陽氣不足之心腹冷痛及風寒濕痹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項】3~10g。 熱證、實證及陰虛內熱、孕婦皆應慎用。 本品宜久煎 ( 兩小時以上 ),以降低其毒性。

【常用藥對及配伍應用】

⑴ 附子與肉桂

二者皆為大熱之品,為重要的溫裡葯,也是臨床上常用的葯對之一。 附子通十二經,走而不守,在臟腑能補命門真火,暖脾胃、溫心陽而通脈;在經絡能溫經散寒;與補氣藥同用,能補失散之元陽;與補血藥同用,能 溫養營血之不足;是外可達皮毛而除表寒,內可達下元而溫痼冷;徹內徹外,能升能降,回陽救逆 ( 用於回陽救逆時,常與乾薑合用 ),溫腎助陽。 肉桂則渾厚下行,偏暖下焦,既能補命門而益火,又能懾無根火而引火歸元,守而不走,可救「陽中之陰」。 附子肉桂合用,當屬動靜結合,行守相成,增強了溫腎助陽之功。 能振奮陽氣,鼓舞血行,增強整個機體的生命活力,改善機體的應激狀況,而用於腎陽不足、元陽虛損諸症,以及命火不足、虛陽上越諸證以及寒厥證等。

⑵ 附子與茯苓

茯苓健脾、滲濕利水,但腎陽衰微、氣化功能低下,茯苓的健脾利水作用不能得到充分發揮;附子通行十二經,使全身各臟腑功能活化,尤能溫腎助陽。 二藥合用,以溫腎利水;療脾腎陽虛、水濕內停之四肢浮腫、小便不利,以及腹痛下痢等症。

⑶ 附子與熟地黃

附子補命門、助腎陽;熟地黃滋腎陰、折腎中虛火。 二藥合用,補陽滋陰並舉;療陰陽兩虛之軟弱乏力、腰痠膝冷、遺滑多尿,頭暈目眩等證。

⑷ 附子與當歸

當歸補血養血,附子溫陽通脈,二藥合用,既補陰血,又弘陽氣。 可用於脾虛不能統血,失血后陽氣亦傷者;以及陽虛失血證。

⑸ 附子與黃芪

黃芪甘溫補氣、升陽固表,附子與之合用,共奏溫陽益氣,固表止汗之功,用療陽虛自汗、肢冷畏寒等證。

⑹ 附子與人參

以扶陽益氣;用於正氣大虧,陽氣暴脫諸證,包括心力衰竭、休克、虛脫等。 但禁用於高排低阻性休克。

⑺ 附子與白术

療濕寒內盛、脾陽不振、或脾虛寒盛、水濕內停、痰飲水腫等證;以及風寒濕邪侵及經絡關節,關節肢體疼痛等證,此時與蒼术配合效果更好。

⑻ 附子與茵陳

附子辛熱,能調動身體各系統之功能,茵陳與附子合用為治療濕寒陰黃之基本配伍;必要時還可加用乾薑。

【參考內容】本品有效成分有強心,提高心肌的興奮性,及興奮身體各臟器組織細胞的作用。 古稱附子通行十二經,走而不守,有一定道理。 對垂體~腎上腺皮質軸有興奮作用。 能收縮內臟血管,擴張皮膚血管,使血流暫時性重新分配;可以改善虛脫、休克症狀;能減輕心臟性水腫;對感覺神經末梢先興奮後麻痹,有鎮痛作用。 對實驗動物的化學物質所致之關節腫脹,有抗炎消腫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