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味與歸經】辛,溫。 入肺、脾、胃經。

【功效及應用】有散寒解表,宣暢氣機 ( 尤善宣暢脾肺之氣滯 ),和中及解魚蟹毒的作用。 主要用於外感風寒、肺氣失宣之咳嗽氣逆;脾胃氣滯、胃失和降之胸脘痞悶,食少納差;腸燥氣滯之便秘等證。 此外,本品有安胎作用,雖芳香氣烈,但性味平和,不傷胎氣,故較適合孕婦外感、咳嗽、妊娠惡阻、子懸等症。

紫蘇子、紫蘇 ( 後者又可分為蘇葉、蘇梗 ),為同一植物之不同藥用部分,功效相似;但蘇葉偏於散表邪而和中氣;蘇梗偏於利中氣而寬胸膈,及理氣安胎;紫蘇子則長於止咳平喘,消痰下氣,療肺失宣降或痰飲內停之喘咳,胸膈煩滿;痰阻氣滯之脅痛等。

【用量及注意事項】6~12g,大劑量可用至 20g。 單用解魚蟹毒可用至 50~100g。 氣虛便溏者不宜大量使用。

【常用藥對及配伍應用】

⑴ 紫蘇與防風、羌活

療外感。

⑵ 紫蘇與蔥白

療風寒感冒初起。

⑶ 紫蘇與陳皮

陳皮辛散苦降,燥而不烈,最能理氣健脾、除濕化痰,二藥合用,療氣滯感寒,發熱惡寒,胸脅痞悶,消化障礙者。

⑷ 紫蘇與人參

療虛人感冒發熱。

⑸ 紫蘇與半夏、厚朴、茯苓等

療梅核氣痞悶不舒。

⑹ 紫蘇與桔梗

桔梗辛散苦洩,能宣肺解表而除痰;紫蘇解表,宣散肺氣。 二藥合用,療感冒風寒、咳嗽多痰,脘腹脹滿者,以及外感咳嗽咽痛等證。

⑺ 紫蘇與黃蓮

黃蓮苦降,能消壅滯,去胃中積熱,清熱和中而止嘔;紫蘇宣氣機,行滯氣,開胸膈,醒脾胃。 二藥合用,一散一降,溫寒並用,相輔相成,共奏和胃止嘔之功,療胃氣不和或胎氣上犯之各種嘔吐,心煩不安,不論寒熱皆可隨證加減使用。 如蘇葉黃蓮湯。

⑻ 紫蘇與當歸、白芍

紫蘇性味平和,於胎無礙;當歸、白芍乃補血養陰之物;紫蘇與之合用,常常用來治療妊娠外感症,或用治孕婦胎氣上犯之心腹脹滿疼痛,如酌加陳皮更好,如紫蘇飲。

⑼ 紫蘇與砂仁

紫蘇宣暢脾肺氣滯,砂仁寬中,理氣醒脾,二者又皆有安胎的作用,相互配合,最能寬胸暢膈,療氣機鬱滯之胸腹滿悶,胸脅脹痛、消化不良,以及孕婦氣機不暢之妊娠嘔吐、胎動不安等症。

⑽ 紫蘇與藿香

紫蘇解表理氣,藿香行濕化濁,二者合用,療外感風寒挾濕或外感風熱而致惡寒發熱、腹痛吐瀉等有消化道症狀者,以及內傷暑濕之嘔吐。

⑾ 紫蘇子與白芥子

二者均有治寒痰喘滿之功,但其作用的性質則大不相同。 紫蘇子辛香,溫而不燥,以降氣定喘消痰為主,以治寒痰喘咳見長;白芥子則溫燥性烈,善走經絡,以利氣搜痰見長,主治皮裡膜外無形之痰。 二藥合用,其性一剛一柔,剛柔相濟,使溫化、消痰之功增強,用治證屬寒痰之喘咳及胸脅脹滿、肢體疼痛等症,效果較好。 另加蘿蔔子,各三子養親湯,治療寒痰咳喘而胸腹滿悶重者。

⑿ 紫蘇與半夏、白前等

療氣滯、氣逆、痰氣壅塞之喘咳痰多。

⒀ 紫蘇與杏仁

杏仁辛開苦洩,宣肺降氣,為散寒止咳平喘之要葯,二者相需為用,療外感風寒,寒邪鬱肺之咳嗽喘滿,痰多稀白者。 痰多者可酌加半夏、桔梗等。

⒁ 紫蘇子與紫菀

紫菀潤肺,蘇子降肺氣,二者合用,消痰止嗽平喘之功增強,療肺氣上逆之咳喘多痰。

⒂ 紫蘇梗與香附

療氣鬱不舒之胸腹痞悶、脹滿。

【參考內容】本品有促進腸胃蠕動的作用,並能擴張支氣管而止喘。